沈弗峥第一次见钟弥,在粤剧馆,戏未开唱,台下忙成一团,摄影师调角度,叫钟弥往这边看。绿袖粉衫的背景里,花影重重。她就那么眺来一眼。旁边有人说:“这是我们老板的女儿,今儿拍杂志。”沈弗峥离开那天,州市下雨。因为不想被他轻易忘了,她便胡诌:“你这车牌,是我生日。”隔茫茫雨雾,他应道:“是吗,那钟小姐同我有缘。”京市再遇,她那天在门店试鞋,见他身边有人,便放下了贵且不合脚的鞋子。几天后,那双鞋被送到宿舍。钟弥带着鞋去找他。他问她那天怎么招呼都不打。“沈先生有佳人相伴,我怎么好打扰。”沈弗峥点一支烟,目光盯她,唇边染上一点笑:“没,佳人生气呢。”  后来他开的车,车牌真是她生日。|年龄差八/HE——预收文:《野花还不知道》文案:那天,阿簌在景区山上替朋友卖矿泉水,剩最后一瓶,以二十块的高价卖给宋执礼。“刚刚不是十块?”背货压着腰,阿簌站起来抻一抻,冲他微笑:“所以说,犹豫是有代价的。”因手伤陷入迷茫期的艺术家,听人说这座山的日出能解百惑,此行一遭,参悟半点没有,他用二十块买个教训。不久,宋执礼在妹妹的高中毕业合照里看见章簌的名字,照片里的少女面庞白皙,气质清冷。妹妹提及高二那年生日,章簌来过家里。妹妹当时心仪的男生钟情章簌,约人来家,伙同一帮小姐妹故意为难。宋执礼忽有印象——他曾在自家泳池捞过一个单薄的小姑娘。那天起春雾,时隔七年,阿簌还是一眼认出了宋执礼。鼓气勇气喊他:“那个,等一下……买水么?”|市井姑娘×天之骄子|女暗恋/久别重逢/男追女|书名取自:野花还不知道,这条路已经荒废多年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