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二十七章 你也接我三招如何?(1 / 3)

太古龙神 月如火 1700 字 7天前

司雪衣的声音很小,可在场大部分都是龙脉修士,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。
龙脉五重,能接住我一拳嘛?
瞬间,所有人都愣住了,全都瞪大眼睛看向司雪衣。
这叫什么话?
你一个龙脉三重的修士,面对龙脉五重的剑修,居然说能不能接住你一拳。
狂也要有个边界吧!
许多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,感觉这剑道茶话会的氛围变得不对了。
要是不能将司雪衣摁下去的话,今天在场的所有剑修,怕是都要成笑话了。
楚云熙面色微变,显然他也听到了这句话。
“不知死活,我让你知道龙脉五重到底有多强!”
楚云熙腾空而起,在夜色中持剑杀了过来。
他真元暴走,剑意激荡,一股恐怖的锋芒瞬间席卷八方。
唰!
楚云熙的速度奇快无比,他人随剑走,月色之下就像是一道闪耀的电光。
这盛怒之下的一剑,绝对对得起他天榜弟子的身份。
司雪衣抬眸看去,嘴角勾起抹笑意。
这一剑确实有些了得,比之前的土鸡瓦狗,强了一倍都还要多。
得稍微认真一点,但也仅此而已。
司雪衣放下酒杯,在这一剑将要刺向自己面门时,他体内龙纹汇聚到右手之中。
真龙之力在此刻怒吼,司雪衣手背轻轻一拍。
嗡!
手背击打在剑身之上,看似不起眼的一击,实际上蕴含着磅礴浩瀚的力道。
这股力道让剑身颤鸣扭曲,继而不断蔓延,先是楚云熙的手臂,而后蔓延到楚云熙的全身。
唰!
楚云熙的身体在司雪衣面前桌子上,不受控制的转动起来,狂风大起,将桌上零碎全部刮了出去。
司雪衣眼疾手快,提前拿了一壶酒在手上,笑吟吟的看着对方起舞。
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笑吟吟道:“我只知道霄云院剑法无双,没有这舞也跳的不错嘛。”
楚云熙转了好几圈才站稳,看着神情戏谑,端着酒杯的司雪衣,神情又惊又怒。
“司雪衣!”
楚云熙气的脸色通红,他恼羞成怒,站在桌上一剑刺了出去。
如此近的距离一剑刺出,还是居高临下的一剑。
这一剑极其凶险!
司雪衣看也没看,端着酒杯一饮而尽,而后猛地一脚踹在桌子上,然后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嘭!
楚云熙连人带桌被踹了出去,他凌空而起,人在半空中转动起来。
茫茫多的剑势,又一次朝着司雪衣席卷而至。
司雪衣一喜白衫,端坐在椅子上,右手摩挲手中酒杯,带着一丝笑意,看着空中袭来的楚云熙。
他在电光火石间,便寻得对方一个破绽,酒杯脱手而出。
噗嗤!
恐怖的力道让酒杯发出刺耳的破空声,楚云熙瞳孔猛的一缩,剑势立刻受到了一丝阻碍。
他身形扭动避开酒杯,凌厉的剑势继续卷向司雪衣。
可眼前哪里还有司雪衣的影子,这凌厉的剑光将椅子绞的粉碎,他一回头才发现司雪衣已经站在后方,接住了自己扔出去的酒杯。
月色之下,司雪衣一袭白衫,他负手而立,右手把玩着酒杯,有无尽风采碾压了在场所有剑修。
就连楚云熙都有些呆住了,咬牙道:“这张脸……真的好让人讨厌!”
他冷着前朝前走了几步,沉声道:“司雪衣,你不是要一拳打败我嘛?跑什么呢?”
司雪衣端着酒杯,笑道:“因为杯中之酒,不可浪费。”
他在众目睽睽之下,再饮一杯,脸颊被酒劲涌起一丝红晕。
那张本就无暇的面孔,变得愈发俊美,似乎连天上号称绝色的月光都要避其锋芒。
楚云熙怒火中烧,他的剑意被催动到了极致,连目光都变得锐利起来。
他还从未被这般戏耍过。
“剑破星辰!”
楚云熙将剑意和真元聚集在剑尖一点,人如惊鸿,一闪即逝。
速度之快,仿佛在众人眼中直接消失了一般。
司雪衣手腕一甩,唰,酒杯亦如惊鸿闪烁,一闪即逝。
嘭!
楚云熙哀嚎一声,手腕遭到重击,佩剑直接落在了地上。
可他咬了咬牙,左手并指为剑,以更为狂暴的方式冲了过去。
司雪衣终于认真了起来,九星天丹的异象也直接绽放,九道星光从其体内爆发出来。
每一道星光都冲天而起,将天穹上的异象映照出来。
星光涌动之下,司雪衣被这恐怖的力量硬生生拖到了半空。
他白衣如雪,长发乱舞,竟如神明般威严可怕。
这一刻他豪情万丈,热血翻腾。
能档我一拳?
司雪衣五指紧握,一拳轰了出去。
拳芒还未真正轰在楚云熙身上,就震碎了他得剑势,而后嘭的一声撞击在他胸口上。
噗呲!
一道光柱从楚云熙胸膛穿过,他整个人被这一拳轰飞百米,胸口则被直接洞穿。